August 16, 2022

港乐30年:张国荣走了,许冠杰老了,风流雨打风吹去,再也不回头

Sponsor Link

那個流金曳地、聲色犬馬的時代,

是回不去了。

1

“你會粵語嗎?”

“不會。”

“那你會唱《海闊天空》嗎?”

“會。”

是的。

之於大眾,不懂粵語,甚至哼上幾句蹩腳的歌詞。

見得對我們的影響,超越。

1993年6月30日。

黃家駒意外離世。

那顆星星,隕落。

一晃眼,29年過去了。

他的記憶,依然刻在幾代人的記憶中,從未被遺忘。

前不久,港樂綜藝《聲生不息》開播。

第一期,全場大合唱《海闊天空》。

“我這一生放縱放縱愛自由,也怕會摔倒。”

歌到高處。

舞台大屏上,突然出現黃家駒的生前影像。

畫面中的他。

身穿藍色衣服。

眼底閃出熱切。

他的原聲一出,全場淚奔。

聲音之甚。

我之清晰。

時光倒帶,讓人心湖激盪,翻湧不止。

那一刻,他彷彿還在。

那個港樂行、“神仙打架”的黃金時代,也盛世就發生在昨天。

2

上世紀六七十年代。

粵語歌曲追踪成勢。

滿大街的歌聲,幾乎是披著來自西風的盛極一時,到處都是歌星追頭貓捧。

粵語歌是“土”和“俗”的代名詞。

無意視。

難登檯面。

關鍵時刻,港樂時代的開拓者出現了。

他以一己之力,成功了當時的力量。

他叫許冠傑。

,他也聽西方音樂。

打心底覺得那個音樂很酷,很起範兒。

中學時代,還組了個樂隊。

約翰列儂蓄長發。

照著貓王穿喇叭褲。

久久的時間,他覺得中介性來品沒多大的英文,索性新活。

他好萊塢結合傳統粵曲與西方音樂。

在編曲製作上,貼近西方。

在歌詞上,用俚語、俗語,放氣氣。

元素糅合嫁,極易引發共鳴。

但是,能引發轟動。

是啊。。

若想大紅,怎麼辦?

答案是:與港片“捆綁”,做OST類型的音樂。

那時,他的哥哥許冠文,正打算拍新電影《鬼馬雙星》。

他本也份力,演唱電影雲主題曲《鐵塔》。

電影背靠嘉禾,票房自然不俗。

果然,經上映,票房就高達625萬,成功創下香港電影紀錄。

他演唱的《鐵塔凌雲》,也有火大的主題曲。

那是1974年。

他成功打破了“港樂即低俗”的這一立場。

坐穩“山鼻祖”、“一代歌神”。

垃圾,他接連帶來新作。

《滄海一聲笑》

《浪子心聲》

《天才白痴梦》

……

整个七十年代,他独领风骚,撑起香港乐坛的半壁江山。

张学友视他为偶像。

称在他面前,没有人敢称巨星。

林子祥表示,是许冠杰点拨了他。

当年自己在国外读书时,一直用英语唱歌,从来不知用粤语唱歌是什么样。直到许冠杰引吭一歌。

黄家驹也多次改编他的歌,表示致敬。

谭咏麟更是宣称,想变成女人追随他。

这些追随者,基本都是后来居上。在他之后,叱咤乐坛,红极一时。

谭咏麟,就是最具代表性的一个。

3

那时,谭咏麟在温拿乐队里担任主唱。

人气颇高,拥趸众多。

可惜,好景不长。

1978年。

乐队宣布解散,成员各自单飞。

谭咏麟揣着音乐梦,踽踽独行。

终于,在进入80年代后。

他凭借专辑《爱的根源》和《雾之恋》,问鼎歌坛巅峰。

不过,他的火,与许冠杰的火不同。

80年代的乐坛,不同于70年代。

并非一人制霸。

而是群雄并起。

那个全盛时期,堪称黄金时代。

巨星云集,高手如林。

其中,“三王一后”谭咏麟、张国荣、陈百强和梅艳芳最受大众欢迎。

不过在“三王一后”中。

最让人记忆深刻的,当属长达五年的“谭张之争”。

1980年。

谭咏麟已在香港乐坛,混得风生水起。

彼时的张国荣,还在酒吧卖唱。

籍籍无名。

郁郁不得志。

但这一切,在四年后彻底发生巨变。

1984年。

歌曲《Monica》横空出世。

一曲震香江。

张国荣迅速走红。

红到什么程度呢?

剪一个“国荣偏分”,要50元。

买一盘“国荣牌”的水货录音带,要30元。

而当时广州市民的月平均工资,不到100元。

火爆程度,可想而知。

此后不到一年,张国荣的人气,开始比肩谭咏麟。

歌曲成就,也后来居上,几乎与谭咏麟平起平坐。

既生亮,何生瑜。

媒体找准这一话题点,暗中煽风点火、挑拨离间,将两者进行比较。

舆论引导下,双方歌迷交恶。

1987年。

香港86年香港劲歌金曲奖开幕。

当时的金曲金奖获得者,是张国荣。

听此消息,谭咏麟的歌迷瞋目切齿、头发直竖。

“造马(作弊)!张国荣造马!”

另一边,张国荣的歌迷也横眉怒怼。

现场混乱一片。

甚至发生斗殴、流血事件。

从此后,两家歌迷愈发针锋相对。

站张国荣的,造谣谭咏麟是“造马高手”,所有奖项,都是买来的。

站谭咏麟的,给张国荣寄冥币,刮他的爱车。

谭咏麟几近崩溃。

为了远离是非之地,他于1988年,宣布退出所有竞争性奖项的争夺。

得知此消息后。

护主心切的歌迷,把矛头直指张国荣。

言语辱骂他。

赤口攻击他。

张国荣进退两难,苦不堪言。

万千无奈之下,只好宣布封麦,远走他乡。

到这里,长达5年之久的“谭张之争”宣告结束。

两人远离歌坛的背影,留给大众一声叹息。

4

然而,在狼烟四起的“谭张争霸”五年间。

也有一支乐队,在地下蛰伏已久。

这支乐队,叫Beyond。

于1983年组建。

乐队名,意为“超越”。

名虽叫“超越”,现实却与之相反。

很长一段时间内,Beyond都在原地打转,未掀起半点水花。

原因很简单。

他们蛰伏时,以“谭张梅陈”为首的音乐,代表着主流审美。

而他们玩的风格,是后朋、重金属,甚至是大卫鲍伊式的华丽摇滚。

这悖离于整个时代浪潮,显然不讨喜。

最终的结果,是大量沉没成本投进,却颗粒无收。

经纪人看不下去了。

“若销量再上不去,就不能再发唱片了。”

无奈之下,他们妥协。

转变风格。

接受“商业化”包装。

果然,新专辑《秘密警察》推出后,乐队名声大噪。单曲《大地》、《喜欢你》走红全港。

那是1988年。谭咏麟宣布退出的一年。

随着《真的爱你》《光辉岁月》《海阔天空》等经典曲目诞生,Beyond开始享誉中外,将演唱会开到了马来西亚。

1993年。

乐队成立十周年。

黄家驹在马来西亚的演唱会上,向歌迷承诺:

“我们会开个更大、更精彩的演唱会,1994年后见!”

造化弄人。

那场1994年的演唱会,始终没等来。等来的,是他去世的消息。

我们一遍遍悲痛,又一遍遍自我安慰:

上帝只是想听歌,所以把他带走了。

谁知,不到四个月。

香港乐坛,再迎噩耗——

曾唱红《偏偏喜欢你》《一生何求》的“悲情才子”陈百强,自杀去世了。

他死后,与黄家驹葬在同一个墓地——香港将军澳华人永远坟场。

自此,“三王一后”再难聚首。

谭咏麟退出。

张国荣远走。

陈百强去世。

昔日的“谭张梅陈”,只剩梅艳芳一人。

再到后来。

梅艳芳也宣布暂告舞台。

全盛时期的80年代,终于落下帷幕。

5

乐坛出现真空期不久后,“四大天王”诞生。

他们成功揽下接力棒。

寂寥的乐坛,被注入活力,再次热闹非凡。

那是90年代中期。

街头巷陌,到处都在播放张学友的《吻别》。

黎明的《今夜你会不会来》。

郭富城的《爱你》。

刘德华《忘情水》。

四大天王每出一张专辑,就风行两岸三江。

火势之凶猛,甚至蔓延到了东南亚。

因此,有人这样评论他们:

分则各自为王,合则天下无双。

这种发展态势,在前期看不出什么弊处。

发展到后期,便会逐渐步入“谭张争霸”的后尘。

1994年。

天王四人,同时入选十大中文金曲最佳男歌手。

结果还未公布,全场就一片混乱。

每个粉丝,都在为各自的偶像疯狂打call。

结果公布。

得主——张学友。

现场嘘声四起。

他走上台,坦诚发言。大致意思是,不希望在他们四人中,再现“谭陈悲剧”。

后来,四大天王同台聚首,已是少数。

刘德华和郭富城,将重心转至影视。

黎明投身幕后,涉足商界。

张学友隐退,极少出歌。

属于“四大天王”的时代,在90年代末,画上句点。

他们再一次合体,已是9年后。

那天,是2003年4月4日。

第2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举行。

“四大天王”站在台上,唱了一首歌———

《当年情》。

献给“逝者”张国荣。

6

是的,张国荣去世了。

就在他们演唱的前三天。

那天是愚人节。

他跟所有人都开了一个玩笑。

从酒店的24楼,一跃而下。

以这样的方式,向世界挥手告别。

像是约定好一样。

同年十月,梅艳芳也离开了。

走之前,她知道自己身患重疾,时日无多。所以,她穿着婚纱,拼命连开了8场演唱会。

最后一场演出上,她说:

“人生便是这样,有些时候你预料的东西,你以为拥有的东西,偏偏没有拥有。什么也没有,扑来扑去也是空。

最后一首《夕阳之歌》,我想对大家说,夕阳很美丽,只是近黄昏。”

是啊,夕阳无限好,只是近黄昏……

世事无常,她和他,终究还是离开了。

《胭脂扣》已成绝唱。

香港乐坛,也逼近“黄昏”,日渐式微。

7

港乐,具体是何时走的下坡路呢?

黄霑明确地划出了时间点:1997。

亞洲金融危機爆發,娛樂業大受衝擊。

盜版唱片在市面上大肆流行,大規模擠占了正版唱片的生存空間。

長久,斷斷續續的錄音,自然下來的懸崖式墜落。

張學友多年未出唱片。

譚詠麟寂寂無聞。

難有湯喝的香港音樂人,只能北上,另出覓路。

但南下也好,北上也罷,屬於他們的榮光,終歸是過去了。

黎明再無佳作。

郭富城出現時,總與妻子方媛一起,出現在八卦檔。

2018年。

“第五天王”李克勤,登載《吐槽大會》。

意外的是,出道頗有他的感覺,竟道青年的楊超越作配。

想當年,他因一首《紅日》火遍大江南北。

名氣雖不及“四大天王”,卻也是個實打實的大咖。

再回望,令人真實的唏示。

盛勢已過,空留心酸。

屬於港樂的“黃金時代”,真的一去不返了。

對此,有人唱衰。

“港樂已死。”

我不同意。

確實,港樂的盛況,再難回了。

新後使有許多後起之秀,主動接管港樂大權仗,也是處處的旗號,既力不從心。

但只是這樣,給港樂因緣嗎?

不盡然。

我們依舊,只是沒有那麼有港樂。

而無論是多少年,它們依然耐久住著咀嚼的時光,經得起美好的時光。

當旋律響起。

在,無論70後、80後、90後,甚至是00後,都駐足留步。

即使你我不相識,即使你我不會粵語。我們依舊搭著肩,齊聲合唱。

那一刻,情懷超越了音樂本身。

那一刻,我們知道——

紫荊花永開,香江永奔流。

來日縱使千闕歌,港樂不死。

Sponsor Link

Leave a Reply

%d bloggers like this: